学员风采1
您当前的位置: 坑爹的货

坑爹的货

坑爹的货

原来吴天不但每晚都会把真气外方,用于改变母亲张丽华和姐姐陈慧儿的体质,白天又把真气给了张德,帮助张德打通奇经八脉,使得张德进入了先天境界。小桂子也趁机捡漏,如今也到了先天境界的初级门槛。

如果就这些那还罢,林宝儿可能还不会这般生气。虽然吴天是主她是扑,但她是洪荒中大大有名的灵宝。至于真实的是不是,反正吴天不大认可这个说法。若是真是大大有名,也不会没有人要。就是鸿钧道祖送宝时,那些圣人也直接无视了她的存在。

孩儿看了一下历史,甚觉有趣,更觉周人卑鄙无耻。至少人家商纣王帝辛才冤呢?陈后主那是事实,是个玩物丧志的废物。但商纣王帝辛何其无辜,说他荒淫无度,但人家是第一个进行奴隶解放的先行者。他释放生产力,锐意进取,吐故纳新。说他荒淫,更是说不通。他的女人还没有周家父子多呢?周文王姬昌妻妾一百,周武王姬发姬妾三百,可谓是超级大种马了。而纣王就一后五妃,跟两人相比,人家就是个老实孩子,连三妻四妾的标准都没达标。不过他身边的一国之后妲己,亡国后还不是照样说成了红颜祸水,祸乱天下了么?”

自此之后,张丽华这个母亲对他管教就轻松了起来,任由他自己发展。而陈慧儿眼睛却亮了起来,如果他年纪尚小,不然地话,只怕会遭到逆推也说不定。吴天很是得意,陈慧儿对他再没把当成小孩看待了,而是当成了同自己一样的成年,使得吴天有了更广的计划实施,并且在幕后,把持了扬州四个大盐场,出产的均是精盐,财富迅速膨胀了起来。

如今管理盐业的就是张德这个太监,小桂子就顺理成章的成了吴天小跟班。小桂子现在对吴天可谓是敬畏得很,已成了吴天的脑残粉。对吴天下的指令从不打折扣的执行,容不得他人怀疑吴天的命令。

别看吴天漫不经心,实则内心焦急得很,他脑海中有个可怕的玩意,他能活着来到隋朝亦是因此物之故。作为一个中国人,谁没有过武侠梦?何况他现在还是个不是太子的太子身份,就别想自身安全了,南陈太子这个身份可是会要人命的,如果是隋朝太子,他倒愿做个超级纨绔。

学武就是自保的最佳捷径,他更不想失去这样的幸福家庭。虽然现在的家算不得超级富豪之家,但是舒舒服服的过个一生是没问题的。好歹慧儿姐姐这南陈宁远公主的身份不是假的,家底殷实。如果不是他的缘故,只怕现在就是大隋皇宫中的宣华夫人了,成为了杨坚这个老头子的女人。爹死了,儿子杨广登基称帝,然后又把宣华夫人霸占,两代帝王的贵妃,由此可见陈慧儿的美貌了。

而他母亲也会成为杨广的知音,除了萧皇后外,她就是皇宫中最受宠的一个不是皇后的皇后。张丽华多才多艺,于音律一道更是一代琴师,无出其右者。虽是石女,不能人伦,但却能得到杨广的尊重,最后杨广死前,见到一个为他跳河而死的知音。由此可见,杨广并非李世民给他扣上昏君的帽子,一个昏君是不可能得到如此惊采绝艳的奇女子所仰慕的。

现在隔壁的院子中,吴天就从扬州那些孤儿中挑选了一千小孩豢养,年纪大部分都在八到十岁的年龄段。这些孩子都是他日后的班底,所以教导的思想就像传销一样洗脑,读书识字外,就是按照吴天的要求进行现代军事体能训练和军事队列训练,闲暇之余就传授孩子知识,并且慢慢的培养出这一千孩子的团体作战意识。

吴天闭着眼,然后意识一动,迅疾地把识海中那玩意召唤了出来,问道:“林宝儿,你不是说三年会给我个大惊喜么?我现在已经三岁了,怎么不见你的超级大礼包?”

原来吴天口中的林宝儿就是洪荒中的分宝崖,因缘际会流落地球,最后在吴天死亡的刹那,脑袋上流出的血淋到了林宝儿这个不起眼的细石上,最后林宝儿才把吴天带到了这里。不过这里,吴天也通过外面的消息和林宝儿给出的答案得知这里就是《大唐双龙传》里面的世界。两年前吴天就想去把石龙手中的长生诀谋夺到手,岂料林宝儿撇了撇嘴,非常霸气地说:“作为万宝之祖,天下之宝,没有她不能收的,就是神功她也有,只是眼下洛天的体质达不到要求,修炼不了而已。”

林宝儿就是分宝崖的器灵,当年在天地未分,鸿蒙未判,盘古开天时,欲跟随盘古开天,却被盘古无视。开天后,又被鸿钧道祖所得,可鸿钧道祖仍无视她的存在,只是把她用来收藏天下之宝。又因鸿钧合道,发现被天道骗了,所以鸿钧和天道大打出手。她又再次受伤,被打飞了出去,身体残缺,后落在了地球的旮旯里苟延残喘。

林宝儿道:“主人的体质原本三年可以筑基,道体可成,但主人把体内的先天真气用于外放,供给了他人,所以影响了体质进化的进度。”林宝儿很是不满,对吴天这无良的主人很是埋怨,所以三年过后,也没有提醒吴天,任由吴天胡闹下去。

,最快更新大唐之暴君崛起最新章节!

第二章坑爹的货

家中日子就这般无忧无虑的过去了,吴天当心会不会打不过这一关。在古代婴儿的死亡率极高,他很是当心。不过三年时光眨眼即逝,个头已有五岁孩子般大。这般年纪,其智商堪称妖孽,三月能言即走,骇人听闻。其实他一月后就能说话了,只是害怕把家中两个疼他爱她的女人吓着了,所以才拖到了三个月,实在是憋不住了。

府中藏书已被阅览完,他也怀疑自己的大脑是不是有问题,好像学什么东西,一学即会,目光所及,竟能清晰的刻印在识海中,想忘也忘不了。身体更是壮如牛犊,百病不生。就连整日和在他一起的陈慧儿和张丽华同样身体健康无比,曾听陈慧儿姐姐说:“自从有了他后,她就再也没有生什么病了!无灾无难,原以为做好灾星降临的准备,却原来是个大大的福星。”

吴天今天无聊的横躺家中的枣树上,翘着二郎腿优哉游哉的吃着大枣,小桂子则在下面急得团团转。如今小桂子已经专职成了吴天的跟班,专职保护吴天这个小主人的安全。

陈后主的死,只有张丽华和陈慧儿两人流了几滴眼泪,若非陈后主荒淫无度,也不会导致亡国,后世流传千古的名篇佳作就是专门为陈后主所著。瞧着母亲和陈慧儿伤心的摸样,不由念出了这首诗:“烟笼寒水月笼沙,夜泊秦淮近酒家。商女不知亡国恨,隔江犹唱《后庭花》。”接着就被原本哭得稀里哗啦的两女追着打。吴天为了继续刺激两女,接着又把陈后主写的一首诗词念了出来。同样是《玉树后庭花》的诗:“丽宇芳林对高阁,新装艳质本倾城;映户凝娇乍不进,出帷含态笑相迎。妖姬脸似花含露,玉树流光照后庭;花开花落不长久,落红满地归寂中!”

忽见母亲脸色苍白,就是陈慧儿也露出了惊骇的目光,吴天站定,叹道:“娘啊,其实陈后主就是为后世帝王做了一个代表,他的《玉树后庭花》代表的就是亡国之音。所谓的红颜祸水何其无辜,男人没本事,把罪归咎于女人。如果陈后主是雄才大略的皇帝,只怕现在就不会歌唱这样的词调了,而是赞美帝王英明而伟大的光辉。

吴天觉得身体先天真气非常纯净且又充足无比,好像用之不竭,所以他才把买来的那群孤儿也洗精伐髓,这就违反了林宝儿为吴天设定的期限,所以林宝儿生气了,后果很严重。吴天一直到现在三年半了,仍没把道基完善。

给他的大礼包就成了空话,实足实的大馅饼,把吴天雷的外焦里嫩,恨得牙根痒。早知由此一遭,他绝不会这般做,他是个自私的人,可不会为别人做出牺牲。

吴天半天蹦出了一句,怒道:“你怎不早说?你要是提醒老子,老子会这样做么?呜呜呜!他二大爷的,这不是玩人么?老子以为你那么厉害,应该对这样的小事不受影响,所以老子才愿意啊。辣块妈妈的,老子亏大了。”

林宝儿嘻嘻一笑,在识海里更是跳着现代的霹雳舞,很是得瑟,幸灾乐祸道:“又不是我的错,你虽然是我的主人,但我已警告过你,三年内老老实实的做个乖孩子。可你老实了么?我见主人和陈慧儿打得火热,好像忘记了我说的话,既然不重视我,我就是不告诉你,你能把我咋地,大不了咱们一起死,我再次沉睡好了。”

林宝儿也是没有办法,她在宇宙中飘荡了太久,而且能量消耗极大,如今只有原来几亿分之一的能量,她好不容易有个大傻帽忽然和她血祭,同生共死,所以才要留下一些能量保护吴天。